MAY

很长很长的路,看不到尽头

生活本身,没有怅惘,没有诗意,只有时光如梭,岁月更替。

夏日烦忧

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这种状态,百无聊赖,毫无生趣。夏天的蝉,没完没了扯着嗓子叫嚷着,从未缺席。

L先生总是很忙,早出晚归,回到家,有时他会精心做几道好菜,洗个衣服拖个地,帮你揉捏按摩一下,但更多时候他更愿意一言不发躺床上,看着手机里搞笑的,或者看游戏视频,没法去给他说没完没了的情绪问题,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可以得到慰藉。只能时不时像他撒个娇,安慰一下自己。一个人总是寂寞,但他给的陪伴总是太少。想想婚姻到底算个什么东西,不得而知。时冷时热,有时是温情脉脉的庇护所,有时又是冷酷冰冷的人间炼狱。爱他亦恨他。

也许这燥热的夏日也是个烦恼,出门太热,走几步就是大汗淋漓,一个人更是没有出门的动力,和好友约,总是她想这样,你想那样,很难有统一的路线。有时很是羡慕那种有能力呼朋唤友的人,但我的很少那种,更多的是自己忙自己的,很少相随。好吧,自己陪自己,好多新书,即便觉得作者所写堪精品佳作,翻了几页便进行不下去。电视剧翻来覆去,追了一两个,更新太慢,时间也打发不完。歪床上时间最多,动作换来换去,无比烦闷。一不小心,就是浑噩度日,浪费了许多时间。

到了某个年龄段,越来越难自律,希望也越来越少。年轻的时候,觉得不公,生活苦涩,总觉得信心满满,还有时间改变,努力工作,努力交朋友,去学习提升自己,去看外面的世界提高视野,加班加点充实着自己。面包会有的,爱情也会有。仿佛为着这些未来美好的愿望,一定会成真。

然而,美好的愿望并不等同于现实,时间并不能换来梦想成真。反而是时间的消逝,让你更想尽快抓住一些东西。结果枉然,你的工作兢兢业业,毫无怠慢,但并不代表会有飞跃式突破,你不甘心,哪怕付出了几年,现实是仍然在存活线挣扎。哪怕是这样一份不知未来在哪里的工作,还会有很多人前仆后继冲上来,随时可以把你取代,年龄带来的尴尬远远超越了用时间换来的经验。人人说,三十而立, 但也有我这种人,还不知道从何而立。多读书可以补拙,可我却感觉书看多了,反而思虑过度,鲜有成果。权且当成一种逃避吧,现实无法改变,生活不能停滞,只能全盘接受。我是到了冷眼旁观自己的时候,猛然放开那些美好愿景,过渡到现实生活,HOw to 不得而知,只能尽我所能,其他交给时代与命运。

百无聊赖,随便写写这个夏天这会怀疑人生的自己。脆弱与坚强并行,好与坏同生共灭。最坏的自己也是最好的自己,不过如此。







又是一梦

依稀梦见一个初中同班很好的玩伴,女孩子说话大大咧咧,笑起来非常好看。初中的时候,总是一起。高中分班,不在一起,不过她总会隔三差五来找我,一起聊聊八卦,走走笑笑,很美好的时光。

大学开始,一直到后面一直失联。梦里又时不时遇见这个人,也许是一直没有机会重逢,总是没有完全忘记。如果,她和其他人一样,偶然一个时间在社交网找到你,聊了很多,然后开始推荐微商产品,恐怕是所有念想瞬间必成空。又或者是,她的生活状态在你社交圈里随处可见,不是所见的好,又无能为力,必定之后的日子又该视而不见。相见不如不见,各自带着各自的伤疤前行。

成人的世界,不简单,也不太讨喜,确是属于我们的真实世界。再也没法回到无所顾忌的青春,满脑子都是爱的憧憬,和用不完的精力。也没有婴儿的最初时刻,想干嘛只要哭一声,所有人都围了过来。成人的世界,开始在一条路上,越走越孤独,依靠你的,离开你的,需要你的人,放弃你的。

其实也是知道的,陷在生活中,苦多于乐,想大声哭出来,却只能眼眶干干地默默抽泣。希望就是那一颗时不时来的糖,很长期的苦涩后的短暂甜蜜。为了那些凑合起来的甜蜜,忍下这漫无边际的苦。

梦醒了吧,黎明还早吧,难以入睡了吧。窗外依稀的灯光隐在一大片黑暗里。又有心事了吧,还是那些求而不得的事,反反复复,又能如何。妥协,无奈,让步,认命后又重新振作起来。还没老去,还能将就赶赶这时代的潮流。

燥燥燥

天气无可避免地燥热起来。你所能看见的联想起来的是富丽堂皇的CBD大楼,衣着绚丽的男男女女在其中穿梭的时尚步行街。

你看不到的是连接步行街很隐蔽的一条马路,微弱的灯光有些压抑,人群,挤过的车子。走在马路上,和别人夹杂着一股热风,还伴随着烧烤的味道,很刺鼻,身边的行人在暮色中穿梭,还有没下班的人拦路拉着生意,还有各种水果摊,小菜摊,这确实很生活。新与旧链接起来的是平凡与伟大,过去到现在,现在到未来,隐藏在角落里的是一大片被人忽略的世界。


大家一行人,在这个季节,吃着这个时候当季的菜,麻辣蒜香小龙虾,炒花甲,田螺,煮美蛙。讨论的是各种美味,以及美味来源于让人窒息的生剥活扒。大家都知道残忍,却接受了这种方式,这也很现实,来自于强者对弱者的碾压。高级动物主宰决定了低级动物的生杀大权。


而人与人之间,也不可避免。一两个活得精彩万分,一两个为生存挣扎不休,还有大多数离好和差都很远,淡淡的生活,淡淡的忧伤。这又如何?一场人生大旅,谁能说得清楚,看得明白?

依稀想起年少,明媚灿烂的岁月,回首过去,恍如隔世。而如今劳碌奔波,不问前程往事,寻找有时,拥有有时,舍弃何时?



周末,冒了个泡

今夜微凉

和几个同事一起吃完夜宵,天已经全黑,不过灯光把路全都照亮。微凉的夜,感觉有风触摸着,快要通透到骨头。对于四月末来说,还是偏凉。

和同事边走边说着不搭的话,感觉淡淡的,置身事外。不知道那个离职的同事今晚会不会失眠,分别之后又将去向哪里。总是会有些偶然的意外,造成必然的结果,尽管大家尽力去挽回,也无济于事,最终只能相忘于江湖。

生存的事,一直是大事,人和公司都如此,工作的事也并非只有人情。有时候会觉得管理者总是要面对心狠手辣的现实,不得不在人与人之间作出选择,做出取舍,被留不一定是好事,被走也不一定是坏事,只不过抉择后总会有一种淡淡的忧伤,随之而来的还有透不过气的压力层。无论怎样艰难,也只能说,我愿意来做这个坏人,所有责任我付,但并不是所有人的责任我都可以担起来,我只能选择在我承受范围内。

到了十字路口,各自分散,奇妙的缘分,有的人还可以一起相伴很久,有的人就在这句淡淡的再见之后再也不会再见。生命是有限的,每个人彼此相交的命运线更有限。工作和生活莫不如此,好多人离了当初那个圈子,就默默退出,好久都不在想起,直到某天突然梦见一个熟悉的面孔,醒来再想去找这个人,才发觉压根没有任何线索。而另外有些人时不时想起,也很容易找到,却没有一个可以再次走近的理由,只能在心里说,某某,我还是会经常想起你来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维护彼此的感情,只能放任远去,有些怀念总是好的。

还能想到最初的喜欢的那个人的模样吗?好久好久以前稚嫩的面孔,短短一瞥,好像过了很久很久,身边已经有了熟悉需要照顾的家人,而那种初爱的感觉也消失了好久,偶尔想到,心头一热。逝去的一切,终将逝去。我仍然舍不得不怀念。

可对于未来,依然无话可说,实在想不到未来会是好是坏,也没有太多美丽的幻想,反倒是见过太多无可预料的事,越来越觉得成年人生活的不易。

漫长的轻轨路,思维飘了一路,回到家,小小孩已经睡得娴熟,在床上歪歪横着。忍不住轻拂了一下他的手和脸,呆呆地望着。然后他醒了,朦朦胧胧中给了一个笑脸。然后翻过身去背对你,一会又回头看你。然后乐此不疲,翻身,回头看。。。。可爱至极。看着那稚嫩的眼睛和脸庞,小小的手,突然醒悟这才是未来,一个你把握和见证不完的未来,生生不息。即将失去的和获得的,未来的路通向圆满。


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,不知不觉夜已深,快要睡过去,不知今夜谁入梦中来。




c'est la vie

大半夜梦见被老板追逐着卖衣服,然后偷偷摸摸地藏了起来。闹钟便响起来,并不愿起床,回味着那个梦,可不是么,即便梦里可以逃脱,现实里却害怕错过闹钟。

和同事一起,两个人抱了几件试拍衣服,就往摄影公司跑去。阳光有点闷闷的,天空想要下个泪来着,又忍着不发作。司机弯弯绕绕,就到了一个新地方。在重庆呆太久,看什么都是曾相识,但又有所不同。每个街道都上坡下坡,每个街道总能找到小面火锅,每个街道的建筑都密密麻麻,林林立立。扫大街的时候,总有一种新奇感,就像到了每一个陌生城市一样。

刚到摄影公司,发现来了几个经纪人,模特十来个,一堆高高瘦瘦的年轻女孩子,长得个有千秋,她们一堆说着她们的母语。开始还担心人太多,会很久,但她们很有次序,一个接一个换了服饰,开始在摄影师面前摆拍,或可爱,或酷帅,年岁都不大,最小十几岁,有经验的信手拈来,举手投足皆是自信,也有出道晚,比较羞涩,也有完全不知道怎么做一个模特,凭自己的感觉在找镜头。很快就完成了试拍,一堆女孩子就慢慢离去。

我们也开始有了中意的人选,很明显,即便我们这样小螺丝钉公司,也只选实力强,表现力最好的那个。其他的,只能陪衬。大抵心理还是有些心酸,像极了当初才毕业找工作的自己。学的是英语,但始终有一口难以改正的乡村口音,那个时候凭的就是韧劲,不怕挫。和一堆比自己牛掰很多的人去竞聘工作,屡屡失败。

那算是社会的第一课吧,优胜劣汰,你应该足够清楚你自己的优缺点,避开缺点,展示优点,而不是凭一时意念,相信努力就有收获,相信有公司愿意给时间让你成长。比你优秀的实在太多,一不小心淘汰的就是你,在一个你并不擅长的领域,即便侥幸得到机会,最终你也只能受尽煎熬。方向正确比什么都重要,然后才可以在你游刃有余的领域深耕,拼尽全力做到独当一面,无人可替。

想明白这个道理,工作已经好几年,换来换去也做了几年螺丝钉。所幸最终在一个行业停留下来,直到今天。弯路自是不必说,也不是说如今有多成功,只是觉得庆幸吧,即便新的行业也有它的瓶颈,未来也有它的不确定性。

生活终归是不易的。不过生而为人,自得其乐。苦的,甜的,不过是历程。得失心不必太重,总有所得,总有所弃,何必死执。

莫了,和同事去办公室院子里扒了两个滴水观音,几支月季花,偷偷摸摸从车库跑出去,美美地带着回家了。瞧,还是有不错的运气吧。

花语

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花儿已经这么美了,四月初夏,不冷不热,又到了看花花草草的时候。不过,我却连续在办公室关了好久,看得到外面的艳阳高照,绿意盎然,呼吸到还是没有味道的空气。

工作好忙,加班好多,大好春光,只感觉疲惫,无力欣赏。午休时间,在办公室外的小院子发现挂在高枝头的她们,好吧,随了我吧,陪着电脑和我。我喜欢你们美丽的样子,这也是四月的样子。我快要忘记这个美好的季节。如果不能出去走走,有你们也是足够。

并非不能舍弃这样的一切,而是到了一定年龄,生活压力开始像山一般砸过来,无法轻松起来,只是想在老之前拼命跑得远一点,飞得高一点。人活着一次,至少应该成功一次,让自己为自己骄傲,只是拼搏并不够。

月季的花语是: 等待有希望的希望,幸福、光荣、美艳长新。我喜欢这个花语,和她代表的人生。

莫名的烦躁呐,无论拥有什么,总觉得不够,心理隐隐期待着什么,却又觉得有了也不过那样。虚空,无可自拔地陷入。

三十岁的婚姻

谈到婚姻两个字,十八岁觉得那一定是爱情,轰轰烈烈的爱情,步入神圣的殿堂; 二十八觉得有一个人,执子之手与子偕老,是多么美丽的向往; 逮着三十岁的尾巴,结了婚,啊,婚姻原来就是柴米油盐,鸡飞狗跳的日子,天啊,真的要吵吵闹闹一辈子吗?可不可以像银行卡一样过期就换一个?

从此大家在讨论单身生活,我总是会被当成已婚妇女排除开。每每,从我嘴巴里冒出这两个字,我也忍不住要怀疑,我真的就婚了吗?

你看,每天总是要说的话不是我爱你,你爱我吗?而是天天扯着嗓子问: 你回不回家吃饭? 凌晨半点的,忍着怒火吼: 你到底回不回来睡? 回家了便是,衣服谁洗,饭谁做?哪里去玩?心情不好,就先吵架,再冷战,再接着过日子。

家庭生活从来都是这样的模式, 比如:

某人很正经地说给我看个东西,然后他郑重从包里拿给我,我一看是粉色的小盒子,心花怒放,呀,情人节礼物呀?迫不及待打开盒子,是喜糖和烟,我果然是傻不拉机的。。。。

我说我结婚不想要什么金呀银呀圈呀环的呀,接下来我准备说我想要手表,单反,他马上打哈哈,说可以了,你可以停止了。然后就走了,我赶紧追上去说我还没说到重点呢,真想给他飞起一脚。

大半夜不回家,在到家几米的地方,问我饿了没,要不要吃东西? 我说我饱了,他说: 知道,你被气饱了,还可以再吃点。被气晕。

某天半夜做梦膝盖有只虫子,吓醒了,给他说了,第二天问他,我昨天给他说了什么噩梦,答:你要吃虫子。

他晚上的呼噜声此起彼伏,每每此时,都要踹他一下,让他醒来。然后某天六点就收到他发我的微信信息,打开一听,我的呼噜声😂😂😂。

天天缠着某人,让他养我,然后有一天他终于承认了,问为什么,答养猪致富。

诸如此类,每天都是这样子。说什么你浓我浓,甜甜腻腻,感觉都是别人家的事。不过吵吵闹闹,也全是生活的气息与味道。至于那未来,确实也很遥远,感觉对于彼此来说,更多的是陪伴。

三十岁的婚姻,淡淡的,有时是觉得更像一种循序渐进的状态,无波无澜,到了这个时候,就该体验婚姻生活,也可以叫做生活的一种历练。